立即打開
                    軟著陸,還是倒栽蔥?

                    軟著陸,還是倒栽蔥?

                    Bernhard Warner 2022-08-14
                    通脹與戰事導致時局大變,許多商界領袖認為經濟衰退在所難免。但是,有些方面的衰退后果更加嚴重——而本文所討論的衰退則可能傷害較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:SELMAN DESIGN

                    消費者對Old Navy品牌羊毛衫、家居飾品和筆記本電腦的需求疲軟,卻似乎能夠接受運動飲料佳得樂(Gatorade)、休閑食品多力多滋(Doritos)以及去丹佛的往返機票的漲價。Meta(原名Facebook)和Alphabet下屬的谷歌(Google)都預測即將出現“嚴峻時刻”和“頂頭風”,因而停止招募新人,一面又與蘋果(Apple)、高盛集團(Goldman Sachs)、Netflix等公司一道或慢或急地裁減員工。與此同時,美國總統喬·拜登(Joe Biden)還在喋喋不休地向美國老百姓夸口,說美國私營部門的就業增長創了歷史新高——此言不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一個漫長、前所未遇的夏天,種種跡象紛呈疊加。你隨意問某位華爾街專家、首席執行官或者是各家各戶的當家人,回答要么是我們即將面臨衰退,要么是我們已經進入衰退(盡管人人都有工作),要么是我們會好起來的?!拔也挥浀媒洕霈F過現在這樣的情況。無論在本世紀還是上個世紀?!泵绹撔陪y行(Comerica Bank)的首席經濟學家比爾·亞當斯(Bill Adams)對《財富》雜志說?!靶鹿诜窝滓咔榈挠嗖?、種種刺激政策、當前的俄烏沖突——各種力量交織,相互掣肘?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好消息是:其中的一些相互沖突的勢頭可能有助于經濟免遭滅頂之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些勢頭里,沒有比勞動市場火爆和物價飛漲的合力更加強勁有力——或者更加令人費解了。雇主們在不斷地招人——給出的工資可觀,外加各種獎金。根據高盛集團的工資跟蹤調查人員的統計,工資的增速創了20年來的紀錄。不過,通脹水平也在今年6月達到了41年來的新高,美國的老百姓已經動用了在新冠肺炎疫情隔離時期積攢的儲蓄,來支付日常必需品的花費,其中包括汽油(同比上漲了59.9%)、電力(上漲14%)和柴米油鹽(上漲12.2%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通脹是目前時局中的一大變數。戰事、中國工廠關門、住房市場突如其來的居家辦公熱潮、能源危機、糧食危機——這一連串的打擊動搖了我們對供需關系法則根深蒂固的認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就在此時,超過70家中央銀行——從悉尼到華盛頓——提高了利率,并繼續執行緊縮政策到2023年。美聯儲(Federal Reserve)制定利率的委員會正在全力以赴地應對通脹,哪怕此舉有可能抑制經濟的增長。炙手可熱的7月通脹報告一出,期貨市場便開始以美聯儲最主要的拆借利率——聯邦基金利率——進行定價,該利率到明年3月將達到3.6%,而在2022年年初幾乎為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由此可以預計的后果是:經濟增速放緩——但正如美聯儲所希望和期盼的那樣,不至于到陷入衰退的地步。問題是:美聯儲此前很少采取一味平衡各方利益的做法。不斷加息會增加抵押成本和企業借貸成本,促使消費者收緊腰帶;還會抬高美元對其他貨幣的比價,導致美國出口商品的競爭力下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總之,難怪有幾家公司接受軟著陸的說法。在世界大型企業聯合會(Conference Board)的最新調研中,有61%的首席執行官說他們預計衰退會在2023年年底前到來。宏觀態勢也讓公眾心煩不已。野村證券(Nomura)的高級美國經濟學家羅伯特·登特(Robert Dent)指出,按照芝加哥大學(University of Chicago)的大數據分析師的測定結果,消費者情緒處于有史以來的最低水平。加上股票市場低迷、住房市場快速轉冷、利率節節攀升,大多數的美國家庭覺得自己變窮了,即便他們的財力依然不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盡管消費者情緒低下和利率不斷上漲都預示著經濟頹勢,卻有一大因素反向而為。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,每次漫長的經濟下滑都伴隨著高企不下的失業率。由于我們看到的是相反的一面——不只是相當不錯,而且是十分漂亮的就業數字,這個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仍然有望避免一場衰退。聯信銀行的亞當斯就持這一觀點。他預計經濟增速會在今年下半年放緩,但又說:“美國經濟有足夠的能力度過此劫,不至于陷入衰退?!背窒嗤^點的還有高盛集團的經濟學家們,他們認為美國經濟在明年出現衰退的幾率不超過3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《財富》雜志采訪了大西洋兩岸的經濟學家,研讀了幾十份華爾街分析師的報告,發現大部分的評論者都分屬于以下兩大陣營。第一陣營的觀點是,將出現一次徹底的衰退,并且在勞動、住房和股票市場之間產生連鎖反應。第二陣營的觀點是,各國央行將不斷加息以應對通脹,但能夠僥幸躲過一次硬著陸。這是“理想經濟景象”(Goldilocks scenario),哥倫比亞大學商學院(Columbia University’s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)的經濟與金融學教授勞拉·維爾德坎普(Laura Veldkamp)如是說道。(在她看來,此景象不太可能出現。)

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令人驚訝的是,就連在最悲觀陣營里,也有人描繪了一幅不那么凄慘的圖景——認為這將是一次輕摔而非重重一摔。有人劃出了如下重點:

                    就業:野村證券的登特認為衰退在所難免,而且最有可能始于今年第四季度,失業率將從今年7月的3.5%大增至2024年的6.0%。原因之一:與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和2008年至2009年經濟大衰退(Great Recession)不同的是,美國國會今后不愿意向失業者提供緊急救助?!傲⒎ㄕ邆兊氖直桓咂蟛幌碌耐浡仕`?!钡翘亟忉尩?。美國銀行(Bank of America)的首席美國經濟學家邁克爾·加彭(Michael Gapen)則稍顯樂觀,但他認為,征收“通脹稅”會削弱消費者的購買力,在整個經濟中產生連鎖反應,并在明年把失業率推高到4.6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住房:全額現金搶購房產的日子可能到頭了。人們普遍同意,住房正在由貴得出奇變為單純的價格不菲。不過,有一股抗衡的力量也許會繼續推高房價:即美國目前和長期的住房短缺、房價高企,令年輕夫婦不敢問津。亞當斯認為,房價漲幅將放緩,“(炒房)收益將在2023年和2024年降到低個位數,”與工資增長幅度相當或者略低于工資增幅。登特則更加看跌。他認為中位數房價將從2022年年初的高點猛跌多達20%,因為勞動市場和居家辦公的熱潮變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股票及收益:由于對衰退的擔心限制了人們的投機欲望,標準普爾500指數(S&P 500)在2022年下跌了約17%,于7月末跌至3,960點??萍脊珊痛笙M板塊經歷了從新冠肺炎疫情隔離期間的表現喜人,到高通脹臨頭時的不受待見。令相關公司雪上加霜的是,連續兩個夏天被困在家里的消費者們要的是戶外體驗,不是物質供應。出局的有室內健身自行車(Peloton的股票截至目前,在今年下跌了69%)。受追捧的是,去風景如畫的海邊度假以及各式別出心裁的餐廳,你在那里可以擺拍,發到Instagram上去炫耀一番。然而,現實情況是,由于通脹,購買力從2021年夏天以來大幅下降,而加息只會推波助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這些因素的疊加促成了衰退,摩根士丹利(Morgan Stanley)的首席股票分析師邁克·威爾森(Mike Wilson)預測,標準普爾500指數將跌至3,000點——從7月的水平上再跌20%以上。高盛集團的戴維·J·科斯廷(David J. Kostin)的預測不相上下,為3,100點。如果我們成功實現軟著陸,結果就會怎樣?“公允地說,會在3,400點到3,500點之間?!蓖柹硎?。美國銀行也在潑冷水。7月,它預測今年年底標準普爾指數會從當前的4,500點暴跌至3,600點,認為今年很可能出現“溫和的衰退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這些預測反映的不僅僅是情緒:隨著消費者喪失了購買力自由,加上其他的不穩定性層出不窮,登特指出:“企業盈利將難以為繼?!彼A計,公司在短期內將削減資本開支投資以維持收益。此舉繼而可能令某些企業在今后幾年的發展更加舉步維艱。出于這個原因,登特預計將出現時期超長的衰退。根據瑞銀集團(UBS)的測算,美國最近幾次衰退的特點是實際GDP下降,且平均持續時間為三個季度;登特則認為這次衰退將持續五個季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對企業(及其股東們)來說,不全是壞消息。短期增速放緩自然會打壓大宗商品價格,從而緩解部分壓力。比如,布倫特原油價格已經從6月中旬出現的幾次高點上猛跌了20%。另一方面,如果能源價格持續上漲——這正是歐洲所擔心的,因為它離不開俄羅斯的天然氣供應——則會延長和加劇任何意義上的衰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*****

                    鑒于美聯儲應對通脹之戰已經打響,商界領袖和消費者能夠做些什么來增加自己軟著陸的勝算?

                    令人振奮的是,就連最悲觀的大佬們都預測這是一次輕摔,而非全球金融危機(Global Financial Crsis)事件(redux)。如果他們說對了,雇主們留置員工的時間很可能就超過了前幾次衰退,因為最近的經歷告訴他們,招聘合格的雇員該有多難。他們又去哪里找到救助?經濟學家們認為,企業的并購活動會受挫,資本性支出和研發支出也會如此。公司也許可以學學摩根大通(JPMorgan Chase)近來的做法:以經濟動蕩為由,暫停股票回購。這對股東們很不利,卻能夠給企業領導者帶來靈活性,如果他們想重新調整戰略重心、以求適應難以看清的前景的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同樣,消費者看到的現實也是多畫面的。上漲的價格和借貸成本自然會讓他們推遲或者取消大額消費。這種消費節制會引發短痛,卻可以加大以下這種可能性:經濟可能更快地度過通脹高峰期,進入一個平靜期,繼而可能抑制消費者的悲觀情緒,不必再擔心滯漲變為杞人憂天的自證預言。其實,有越來越多的經濟學家預測,美聯儲會在2023年夏季開始從不斷加息轉向連連降息。到了那個時間點,股市的大底就可能就離我們不遠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盡管如此,我們在今后的12個月里還是多少會經歷焦急的等待和觀望。那么,請系好安全帶——來一包薯片。(財富中文網)

                    譯者:王恩冕

                    熱讀文章
                    熱門視頻
                    掃描二維碼下載財富APP
                    这里的水很深,你把握不住